首页 > 新闻 > 香港 > 正文

港媒:政府要夺回止暴的舆论主动权

每周几天的暴动似无休止之势,且正变本加厉。“禁蒙面法”公布之后,暴民的暴力行径并没有收敛,警察仍以克制的策略以抑制激化的暴乱。市区破坏处处,市民大感无奈。暴民破坏不受制止,反助长他们的声势,引发更多的市民退避和恐惧。香港已变成看似由暴民主宰的“无警时刻”,全然阻止不了暴民发动的城市游击战和恐怖主义活动。

暴民人数确然减少,带领暴民的骨干相信至多是一二百人。其余的是盲从的青少年大中学生和少数不明所以的群众。此所以近日的冲突中,暴民不敢硬拚警察,只是破坏了便走,或趁警察不在便快闪破坏。被捕的多是走避不及的青少年,女性尤多,也有十二三岁的初中生。反映暴民骨干不足,只能依靠乌合之众的青少年,就连大学生也与暴民骨干一起走避得快。

须雷霆执法拘捕暴民

面对这样薄弱的暴民力量,为什么特区警察却没法应付少数暴民的打砸烧呢?一是特区政府要求警察保持克制,采用最低武力执法,驱散而不是拘捕。特别是特区政府仍希望透过开展“社区对话”缓和局势,眼见暴力不止,特首会同行政会议才引用“紧急法”制定“禁蒙面法”,对应暴民的策略、方法受约束更大。这是个别人士因政治因素限制了警队的平乱能力。

二是因上述的约束,警队没有因时制宜地调整应对暴动的战术。警队的行动步骤一成不变,暴民的行动却非警方所能知道。一方知己知彼,灵活调动;另一方不知彼而应对方法欠弹性。因此暴民骨干人少却可全局主动,警察守得一处,防不了别处,让少数暴民有机可乘在不同地区流窜,肆意破坏。

三是即使警方有每日记者会来解释行动、澄清谣言,但媒体舆论上仍然是处于极度劣势。政府新闻处未有发挥其作用,香港电台成为暴民宣传工具,其他本地与外国媒体差不多是一面倒地成为暴民的文宣工具,肆意攻击、抹黑政府与警队、误导市民、转移视线,使部分不明所以的市民倾向同情暴民,不仅不制止暴民的破坏,反而替暴民摇旗呐喊,阻挠警察执法。

四是特区政府其他部门支援警队止暴制乱的力度不足,情况犹如消防员见死不救般。政府有跨部门协调机制,却全无跨部门协调工作的效果。因此,政务司司长需要重整跨部门应对暴动的协调机制,令政府齐心一致、各司其职止暴制乱。

香港现时的危机,已不是警民冲突,是中央政府已明确认定的“颜色革命”,甚至有暴民公开宣读所谓的“香港临时政府宣言”。这已经是濒临“港独”边缘的危急状态,特区政府应该更主动出击。政府甚至要有进入紧急状态的准备,当警队对付暴民方事事克制,令暴民变得有恃无恐,难道要市民自组团练保障自己的性命财产安全吗?

来源:大公网 作者:陈文鸿 香港珠海学院“一带一路”研究所所长